滴滴哈啰的“跑男”生意

2020-06-04 15:53:54 推薦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虎嗅APP(ID:huxiu_com)

距離滴滴上線跑腿業務兩個多月,5月末,哈啰被曝出正在東莞、佛山兩地試運營跑腿業務。

哈啰回應虎嗅稱,哈啰的跑腿項目叫作“哈啰快送”,是哈啰出行普惠用車事業部測試的“跑腿”項目,主打小件物品遞送。目前還未正式上線。

滴滴跑腿此前公布的收費規則也是以5公斤作為重量界定,可以看出二者現階段的業務本質上同是C To C的同城即時配送,不涉及物流快遞的營運準入資質。從這點來說,跑腿是個不錯的切入口。

但不可忽視的是,同城即時配送的賽道上早已站滿了獨角獸,也不乏巨頭的身影。跑腿領域的獨立公司如閃送、UU跑腿、人人快送等,有巨頭背景的平臺如達達—京東到家,美團配送、順豐同城急送等。

同樣主攻出行業務的滴滴與哈啰,相繼涉足同城即時配送,是增長目標下的突擊探索,還是業務規劃上的必要布局?

“跑腿業務作為經歷疫情周期的本地生活服務賽道,展現出較強的市場需求與選擇,對于致力于生活服務的出行巨頭而言,顯示出了較強的試水價值。”UU跑腿CEO喬松濤告訴虎嗅,跑腿是“臟活”“累活”,能否真正走近業務的實際承載者“跑男”這個群體,是運營的關鍵。

為什么是跑腿

哈啰被爆出跑腿業務的節點,恰恰在滴滴官宣上線這一業務的兩個月后。加之二者同樣以出行為核心,也因此被業內解讀為哈啰試圖“正面進攻”滴滴。

哈啰的業務從共享單車擴展至順風車、電動助力車、充電服務,目前網約車由原來唯一的嘀嗒出租車變為接入首汽約車,逐步擴充網約車的服務范圍,并增加了汽車服務和金融業務。且在滴滴下線順風車的日子里,哈啰順風車成功占據市場老大的地位。

2.jpg

哈啰CEO楊磊此前稱,如果哈啰只是守在兩輪出行的賽道上,可能也有足夠豐厚的利潤,但遲早會面臨更激烈的競爭。他希望哈啰基于出行往整個生活服務方向延伸。他給哈啰定了未來三年DAU過億,最終能成為中國人主流的三個App之一的目標。

這樣的發展軌跡和規劃很難說沒有滴滴的影子。滴滴從網約車擴展到了汽車服務、租車、金融業務等,目前除了網約車的其他后續業務也都開展已久且相對成熟,近期發力的單車和電單車業務對核心業務網約車的補充作用明顯。

滴滴涉足的業務幾乎囊括了出行的所有領域,因而跑腿這樣的全新業務,在3年全球戰略的背景下,更像是達成“3年內實現全球每天服務1億單;國內全出行滲透率8%;全球服務用戶MAU超8億”這一目標的分解動作之一。

喬松濤認為,試水跑腿業務的出行平臺經過了近幾年出行行業互聯網化的積累,整體在用戶數量、平臺認可度等方面都完成了早期的發展。隨著業務規模化和市場的逐步成熟,這些平臺都已經從早期的“價格戰”“營銷戰”等行業發展初期較為明顯的競爭模式,轉為了現在的精細化運營乃至盈利導向的行業階段。

在這一階段,出行平臺本身的出行業務已經盈利,需要找到基于自身特長的新增長點,嘗試在資本市場上講新的故事,拓寬業務邊界。跑腿業務作為經歷疫情周期的本地生活賽道,展現出的強勁的市場需求,對于致力于生活服務的出行巨頭而言,具有較強的試水價值。

3.jpg

無論哈啰還是滴滴,嘗試新業務都是業績增長的必要。但從公司層面上來講,哈啰處在更初期的階段,通過用戶需求來完善服務體系。

筆者了解到,哈啰做新業務基于對互聯網產品的兩點思考:第一個是用戶是否有需求;第二個是哈啰是否適合做。

哈啰內部人士告訴虎嗅,哈啰2019年開始頻繁地做線上用戶調研,一方面是通過用戶反饋提升體驗,另方面就是洞察用戶需求。從收集到的用戶反饋來看,用戶需求很多樣,跑腿送貨只是其中一個。

跑腿最終被敲定立項,一個重要因素是新冠疫情。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后人們出行被限制。但人流減少的同時,貨流需求相應地增加。1月,哈啰決定把送貨這個業務優先級提前,最終在3月立項。

做“跑男”有門檻

滴滴、哈啰先后入局,但跑腿生意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跑腿服務對于很多互聯網巨頭而言,并沒有什么真正意義上的門檻。它的門檻在于其本身是一件臟活、累活,而這種臟活、累活是絕大部分企業所不愿意做的。”喬松濤稱。

跑腿業務與傳統的線上業務不同,涉及線下的比例很重。典型如美團外賣,除了下訂單通過線上進行,最重要的履約部分在線下實現。而要將線下履約的責任人“跑男”群體管理好,理解這一群體才能在運營層面達到高效。

這絕非是簡單且空洞的口號。諸多配送履約環節出現的傷害事件,最終都因平臺的量級演變成了社會事件,對平臺的品牌沖擊巨大。

他認為,在“零工經濟”被作為一個新興經濟乃至行業被提出的今天,了解“跑男”群體,真正理解中國的自由職業者這個群體,恰恰是絕大部分想做這個行業的企業所很難做到的。

不了解“跑男”這個群體,從業務的執行層面上構成了跑腿的門檻。另一方面,以追風口的心態入局,也勢必會導致產品方向、運營策略與真實需求不匹配,為運營增加難點。

很顯然,相較達達、閃送、UU跑腿這些領域內的深耕者,滴滴和哈啰做跑腿業務更多是出于公司整體的業務規劃,現階段還在處于通過試運營小心探索市場的空白之處的狀態。

哈啰快送由普惠事業部負責,也就是順風車團隊。順風車上線一年,積累了1400萬認證車主與4500萬發單乘客。哈啰上述人士稱,哈啰快送“業務模式主要以拼單為主,定價上會更實惠。”他認為,跑腿送貨和順風車一樣,具有“普惠性質”,能給用戶提供性價比較高的小件快送服務。

在調研小件快送服務市場需求時,哈啰團隊發現目前市場上的跑腿送貨服務,具有明顯的缺點:第一個是跑腿多用電動車,而由于電瓶車有限制,只能送短途且價格較高;第二個是專業物流上包含跑腿業務的平臺,時效性相對較低。

因此,哈啰將其跑腿業務定位在有一定時效性要求的中短距離,中小件物品運送的范圍內。“如文件、樣品、生活用品等30kg以下物品,500km以下距離,實現當日送達。這塊市場上相對較為空白。”他稱。

4.jpg

滴滴跑腿業務由原來的代駕團隊負責,目前只在上海、廣州、深圳、重慶等19個城市上線運營。從3月10日宣布上線至今,除找了青年演員彭昱暢代言展開的營銷活動外,滴滴跑腿業務至今沒有進一步動作。

滴滴上線跑腿業務時稱,此舉是為了增加代駕司機疫期收入來源,現在情況已然發生變化。虎嗅從滴滴方了解到,隨著代駕訂單的快速恢復,滴滴跑腿員的運力結構已經從疫情期間的代駕司機轉為多元渠道的運力。在已經上線的不少城市,滴滴跑腿開放了對外社招,招募有經驗的騎手,并進行系統性的服務培訓。

跑腿業務在國內的市場規模可達千億,對國內核心業務已經盈利的大平臺,其國際化進程短時間無法推進,開拓國內新市場就成為理所應當。

對出行平臺來說,做跑腿的優勢在于技術和運營:技術上如匹配算法與調度能力,運營上可以參見Uber,送人的運營方式可以套用到送貨,甚至送萬物,本身邏輯具有一定關聯性。

“出行平臺進入對于市場來說是一件好事,目前跑腿行業中,還沒有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占據壟斷地位的巨頭。”喬松濤認為,有更多的玩家進入市場會加速市場教育速度,促使行業發展速度加快,對真正深耕行業的企業來說,也是重要的發展契機。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idonews@donews.com)

相關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載......
热博 rb88|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88| 热博sbt体育| 体育热博| 热博体育官网| rb88热博电竞平台| rb88| 电竞竞猜|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rb88|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