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團再無火箭少女

2020-06-08 15:04:02 推薦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吳懟懟(ID:esnql520)

解散倒計時,火箭少女的團粉忽然多了起來。

粉絲們一邊感慨限定團綜很好哭,一邊為漂亮姐姐們意難平。抽空,還得把哇唧唧哇翻出來鞭尸。

似乎,在后進者《青你2》與《創3》的襯托下,那些關于創1的回憶陡然變得光芒萬丈了起來。

在倒計時的加持下,解散這件事對身處颶風中心的女團成員們來說,也被賦予了更多色彩,唯粉們滿腔歡喜,慶幸愛豆可以自由地奔向新新人生,CP粉抱憾之余,拉著團粉要嗑好剩下的每一天。

兩年間,偶像選秀的節奏越來越快,初代團的C位在節目里做起了導師,下位圈出道的妹妹卻讓粉絲們操碎了心。

一個擺在人們面前的事實是,如今已經不是成團之初,遍地黃金、漫天機遇的時刻了。

偶像工業遇冷,資本出逃在即,短暫的熱潮之后,留給火箭少女的,可能依然只有輕飄飄地一句:一切交給時間。

01

時代不再有眼淚

還是李宇春。

2020年5月30日晚,愛奇藝的《青春有你2》迎來總決賽,舞臺之上,初代偶像選秀的冠軍被邀請來成為嘉賓,聚光燈下,練習生們廝殺熱鬧,而九人團塵埃落定之后,卻一片罵聲。

兩年前,火箭少女的成團夜,李宇春也是見證嘉賓。

似乎,邀請一個親歷偶像工業迭代的人來見證下一個超級女團的誕生,已經是當代網生選秀的標配。

結果也證明,選秀鼻祖確實是活招牌,她往舞臺中心一站,嗓子那么一亮,不光媒體不吝惜溢美之詞,觀眾們也很買賬。但買賬的另一層意義是,這一出落幕大戲,兜兜轉轉,定焦竟不在中心位,反倒落在了「時代的眼淚」上。

在這個偶像團體選秀每隔幾個月就要重啟的時代,留給限定團的,不是作品,也不是團演現場,而是商業價值。團與團之間,拼的是資源,是大牌代言與綜藝合約,實力能打不能打、作品經不經典已然是題外話,角度找得好,熱度散得開,就能從一片人海里殺出圈。

選秀出身的限定團們,進入了流水線的體系里,于是代言、秀場、綜藝,還有限定團粉絲間的標志性互掐。畢竟作品打江山的路子需要的周期太長。

如果我們把時間線拉回到兩年前,就會發現,一切早已埋下伏筆。

記性好的粉絲應該還記得,火箭少女甫一成團便瀕臨解體。因為經紀公司和平臺的權力配比不均,在成團之初,便發生過經紀公司攜藝人出走的名場面。其中,樂華娛樂帶走孟美岐、吳宣儀,麥銳娛樂帶走了張紫寧。

11人的限定團,排名前三的選手被按下去兩個,這對成團不久的火箭少女來說,無疑是對人氣的內耗。

縱使火箭少女101的經紀公司海南周天(背后也就是騰訊)動作夠快,也沒能在短時間內挽回頹勢。在很長一段時間,粉絲們都覺得這11個女孩的同框畫面氣氛頗為奇怪,中心位一度在退團后回歸,宣傳物料從孟美岐換成yamy。粉絲撕不過運營方,便挑成員下手,彼此間你來我往,在社交媒體上演復仇記。

合體一段時間后,團隊倒是渡過了尷尬期,接著便迎來了密集的商業活動。這也是迄今為止,最令創粉們驕傲的地方,沒有打歌舞臺,那就去大型晚會上刷場,粉絲們要看合體,演唱會、見面會、首唱會就安排起來,此外,還有一年一張的團專,雖然質量并不高,但數量很能打,就算你只想起來《卡路里》和《好嗨森》,但實際上,歌池里躺著近30首。

有一說一,火箭少女有鵝廠托底,資源確實不錯,與愛奇藝僅合體過56天的NPC男團比起來,不僅團專、團綜質量夠硬,就連粉絲的對外PK,也很有戰斗力。

但這樣的成績,在多年以后回望起來,就能被稱之為「時代的眼淚」了嗎?顯然不能。

成員們營業不可謂不積極,但留存的作品太過速食,要想做時代的眼淚,作品不僅要多,還得正向出圈。如今把國民度、現象級這種詞安在火箭少女身上,很大程度上,是矮子里面拔將軍。

一句話道破,內娛造星的實力擺在這,售后向什么看齊?自然是商業價值。

02

限定團是女團的宿命

其實不僅僅是女團,偶像選秀的宿命最終都是限定團。

粉絲們希望愛豆們成團后運轉的規律,按照自己的標準、節奏行進,每一步都充滿效率,每次營業都是神仙現場,每個成員都有高光時刻。

2.jpg

但現實是,限定團從站上舞臺的那一刻起,就卷入一場不能認輸的博弈。明面上是粉絲們拼排名,搶出道位,私下里,是經紀公司暗自使勁。而女孩們要想登上王座,戰斗是必不可少的。出道的過程就像一場逃生游戲,對于女團和她們的粉絲來說,不快速出圈,就會被鏡頭遺忘。

比起單打獨斗的藝人,女團無時無刻不在被比較,而參照物又太好找,人氣、作品、舞臺表現,出現一丁點波動都能在粉絲間發酵開來。而今的娛樂生態,已然不是十幾年前那個粗糙、荒蕪的娛樂工業時代了,從數據、輿論上找缺口實在簡單。畢竟,技術賦能下,一切皆可被量化。

在火箭少女的運營中,最令粉絲詬病的,便是小分隊模式的打包代言,高人氣隊員與下位圈隊員的組合式代言,無疑是對商業價值的消耗,成員間沒怎么battle,粉絲先擼起袖子喊不平。

可以說,限定團的打造過程,就是一路剝奪入局者的安全感,女團成員的、粉絲的,甚至是經紀公司的。大到代言、影視角色,小到屏幕上那一腳站位,成團路上無時無刻不在上演爭奪戰。

并且,在粉絲看來,上位圈和下位圈雖然沒有特別直接的資源之爭,但互動多了,一句「吸血」跑不掉。實力派和幸運黨的分歧更多,一到「誰奶誰?」這個問題,答案簡直是個莫比烏斯環。

有人曾評價,火箭少女這個團,是在綜藝和商業活動里當練習生。粉絲們自知這一點,對外安利自然也很樂意拿商業價值去秀。而對于限定團來說,能紅多久這個問題,看的不是路人盤,而是愿意真情實感砸銀子的粉絲有多少。

日本的養成系女團、韓娛成熟的造星工業,甚至是近年來摸爬滾打起來的內娛選秀,他們所推出的偶像團體,大多沒能逃脫限定團的宿命,不是出道即巔峰,就是解散見真心。

限定團所限定的,遠遠不止時間。

03

分不清的燈牌,掐不完的架

在火箭少女的萬人演唱會上,舉燈牌是一件技術活。

不同于小團組合,人數動輒上十人的限定團在這一點上一向很慎重。應援色不是簡單的紅橙黃綠藍,畢竟11個人連基礎色都不夠分,為了不與前輩們撞色,只能精確到具體的色值。

3.jpg

而演唱會的燈牌PK,又一向是重頭戲。數量、位置,效果,直接關系到愛豆對外的熱度值,誰家燈牌不夠亮,演唱會后粉絲團就得自我檢討。如果燈牌舉得好,不僅能收獲愛豆的注目,還能在散場后充作對外素材。

做限定團的粉絲,在很多時候,佛系不起來,偶像工業不止造夢,更是打雞血,只有充分調動了粉絲的保護欲,舞臺下吶喊聲才能震破天際,金主爸爸才能看到你愛豆的吸金能力。

對于限定團的粉絲來說,掐架是本能,控評組與反黑組永遠奮斗在一線,火箭少女的粉絲更是如此,且比起其他團,這個團的粉絲群體內部割裂更為嚴重,看上去粉的是一個團,但出道前彼此是分外眼紅的競爭對手。而出道后,槍口不僅瞄向此前的對手,還要時刻敲打經紀公司和平臺。

畢竟是一張一張奶票投出來的出道位,花的是真金白銀,沒道理出道后,自家愛豆就要坐冷板凳。

在豆瓣小組上,曾流傳著一張火箭少女的粉絲關系圖,評級關系是這種詞:劍拔弩張、血海深仇、唇槍舌劍、偶有摩擦……

毫無疑問,即使粉絲間撕的熱熱鬧鬧,女團成員上起了綜藝,營起了業,依然還是好姐妹的樣子。

而對運營方來說,有撕扯,就有話題,一團和氣下是出不了爆款的。

在這個講究時也運也的名利場,天賦與努力并不會帶來確定性的結果。偶然因素總是很多,在更多時候,比起練習室里的汗水,在鏡頭前灑淚更來得有性價比。而虐C又虐粉這種操作,常常能產生批量收割粉絲的奇異效果。

04

被狂cue的資本還在制造下個新星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女團選秀的巔峰時王菊和楊超越創造的,而最終只有楊超越成功出道。

兩年過去了,至今也沒有人能復制楊超越的路徑,但每檔選秀中,都有練習生對草包人設蠢蠢欲動。雖然這種念頭每每萌發,都會被眼尖的網友按頭錘殺,但前赴后繼的人從來不曾消減。

4.jpg

無論是《青你2》哇哦出圈的小作精虞書欣,還是《創3》站上舞臺張口就哭的張藝凡,多多少少看上去都有那么點楊超越的影子。

一方面成名的引力太大,出道位的競爭過強。另一方面,練習生們一茬一茬冒出來,影視圈、舞蹈圈、網紅圈,傳播范圍越來越廣。就算練習生并不懷揣女團夢,但當誘惑足夠閃亮,誰還能不想一夜成名?

大環境上,是資本退潮,偶像風口暫冷,但在高額回報下,總有人認為自己能制造下一個爆款。比如近期的《創3》,在33家輸送練習生的經紀公司中,有21家是新入局公司,就連此前曾因權力分配不均與平臺鬧掰的經紀公司,也依然選擇再次回到這個舞臺。

那些業務線單一的經紀公司也別無他法,網生時代,話語權從電視綜藝過渡到視頻平臺手中,與資金雄厚、幾乎掌控全平臺資源的騰愛優們比起來,經紀公司的存在感實在太弱,一個楊超越就能撐起聞瀾文化近1.7億的估值,不心動嗎?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現如今手握資源與流量的視頻平臺已經有了定義女團的潛力,從出道到商業變現,一環扣著一環,只有人力資源的經紀公司不得不向平臺靠近。

所以,專注養成系的絲芭文化來了,被譽為初代頂流的歸國四子也來了,做選手也好,做導師也好,能登上舞臺,就能在話題榜單上留下一席之地。所以,是回鍋肉也沒關系,人設清奇也沒關系,只要有一絲絲機會登上中心位,就值得經紀公司與練習生本人的孤注一擲。

這兩年間,觀眾親歷的選秀男團雖然糊了兩三個,但女團,尚且未到審美疲勞之際,火箭少女解散在即,誰都想吃下這波余利。

05

交給時間,還是交給誰?

指針旋動,倒計時開啟。

有粉絲真情實感寫到:沒有線下演唱會,就沒有解散的實感。可能要親眼看著她們站在臺上鞠躬,再隨升降臺一個一個沉入舞臺下,才能真正算作那個夏天的結束吧。

最后一季團綜《橫沖直撞20歲》所營造的別離氛圍縈繞著火箭少女,也感染著觀看者。

1.jpg

十幾天的時間,尚不確定還有沒有正式的告別儀式,但粉絲們的情緒已經醞釀的足足的。那些畫面普通又鮮活,沒有緊張的競演,激烈的PK,只是一起在客廳扎辮子,穿著婚紗拍寫真圖,大通鋪上嘰嘰喳喳聊天,就已經很動人了。

這出落幕致敬在豆瓣上被稱作是「唯粉進,團粉出」,鏡頭下的歡聚時刻成了大型固粉現場。

在6月1日,火箭少女101官博發布告別團專《遇見·再見》,成員們也紛紛發布微博,獻上離別感言。

對奔波忙碌了整整兩年的成員們來說,這場長跑終于要畫下一個休止符,未來的日子里,她們會得到什么,失去什么,誰也不清楚。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idonews@donews.com)

相關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載......
热博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rb88| 热博sbt体育|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随行版| 热博体育官网| BTI体育|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sbt体育| rb88热博电竞平台|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sbt体育| BTI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