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電商夢碎

2020-06-12 10:10:00 推薦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鈦媒體(ID:taimeiti)

隨著新飛凡迎來終局,王健林的“電商夢”終將破滅。

鈦媒體6月9日消息,據界面新聞報道,萬達旗下電商平臺上海新飛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飛凡”)計劃注銷,正在做最后的債務清算。

6月4日,據財聯社報道,新飛凡已經成立了清算組,上海萬達網絡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為清算組成員之一。清算公告期為2020年5月28日至2020年7月12日。

電商業務曾被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寄予厚望。2017年1月,其在集團年會上對外宣布,電商平臺“飛凡”力爭在2018年實現盈利,2020年利潤超百億并實現上市。

“騰百萬”失敗,新飛凡步步維艱

早在2012年5月,萬達電商即開始組建,但萬達在電子商務棋局上最知名的一步是“騰百萬”橫空出世。

2014年8月29日,萬達集團、百度、騰訊在深圳舉行戰略合作簽約儀式,宣布共同出資成立萬達電子商務公司,其中萬達集團持股70%,百度、騰訊各持15%,“騰百萬”形成聯盟。彼時,三方宣告,計劃5年投資200億元,打造全球最大O2O電商公司。

2015年3月,“騰百萬”聯手打造的飛凡網正式登場,以移動端為主要入口,線上線下融合,提供智慧停車、智慧餐飲、智慧購物等,王健林、馬化騰和李彥宏都對其寄予厚望。但飛凡網并未像王健林設想的那樣帶領萬達在電商領域起飛,而是在僅僅一年后,分崩離析。

2016年,“騰百萬”意外拆伙,騰訊和百度悄然退出,飛凡網的實體運營公司“上海新飛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投資人變更為上海萬達網絡金融服務有限公司,“某企業信息查詢平臺”信息顯示,王健林為后者的實際控制人,受益股份為94.9513%。飛凡網隨之成為“新飛凡”。

2.jpg

王健林為“新飛凡”實際控制人(來源“某企業信息查詢平臺”)

值得注意的是,新飛凡曾對此發布聲明:“由于綜合因素影響,三方并未實現投資性合作,新飛凡完全由萬達出資,騰訊和百度并未實際投入任何資金。”

至于“騰百萬”失敗的相關細節,據中國企業家雜志報道,萬達電商前中層劉立平(化名)表示,“我覺得在推進速度和相互合作的規則方面不夠清楚。”以萬達與百度的會員聯合登錄為例,有頂層設計,往下仍需層層審批,都是從自己的利益出發,阻力很大,難以執行。最后,只做成一半,百度賬號可以登錄飛凡,飛凡賬號不能登錄百度。

失去“騰百萬”的光環后,萬達電商平臺發展并不順遂。2017年6月,萬達海外六項目突遭停貸風波發生后,萬達展開了一系列的“瘦身”動作,新飛凡也受到波及。同年12月底,新飛凡傳出大規模裁員70%的消息。

2018年6月,萬達、騰訊、高燈成立了一家名為上海丙晟科技的新公司,其中萬達商管集團持有丙晟科技51%的股份,為第一大股東,騰訊持股42.58%,高燈持股6.52%。新公司承接了原飛凡網的部分業務,萬達網科最后約300名員工也集體加入了丙晟科技,飛凡網名存實亡。

3.jpg

上海丙晟科技兩大股東分別為大連萬達商管集團和林芝騰訊(來源“某企業信息查詢平臺”)

盡管王健林在萬達集團2018年工作總結會議上表示,之前(飛凡)做得不太成功,后來和騰訊合作,成立了丙晟科技,就是在探索把這件事做好。但據財聯社報道,接近萬達方面的人士表示,丙晟科技定位并非電商,是對商業中心場景進行全面數字化升級,提升消費體驗,欲打造全球領先的線上線下融合新消費模式。

此外,萬達百貨業務已經打包賣給了蘇寧易購,而萬達文旅項目已打包拋售給融創。萬達電商發展之路,似乎就此畫上了一個句號。

一年一個負責人,換來萬達電商“零”項目

萬達電商跌跌撞撞這些年,沒有孵化出任何有影響力的項目,似乎只有“內部動蕩不安”昭示著它往日的足跡。

2012年,龔義濤成為萬達電商首任CEO。當時,萬達電商的目的很簡單,面對來勢洶洶的互聯網,實現對萬達線下商業地產保值增值。在龔的帶領下,2013年,萬達電商上線萬匯網,主要是服務萬達廣場,通過積分做會員體系。

但王健林對效果不滿意,龔逐漸被邊緣化,直到2014年初正式離職。期間,萬達集團CIO朱戰備代管萬達電商,主要做智能廣場,即萬達廣場的信息化。他提出過一些戰術方向,比如幫助商戶提升系統、做會員營銷與沉淀,數據整合,但沒有被很好地執行。

2014年上半年,萬達電商進入董策時代,萬匯網被舍棄,戰略方向從賦能萬達廣場變為賦能萬達集團所有業態。推進“騰百萬”的同時,萬達電商組織了很多小分隊,到萬達各業務部門調研、討論,形成方案。后來的飛凡,囊括萬達所有的線下商業場景。

2015年6月,董策突然離職。他在給員工的信中稱,“由于家人生病,我不得不回澳洲照顧。”而據媒體報道,當年5月,萬達集團很多高層前往北京通州萬達廣場,考核萬達電商智能廣場布局進展,現場體驗很差,有不少問題。王健林非常失望,董策閃電離職。對此,董策不予置評。

董策離開后,先是萬達電商COO任偉暫代CEO事務,隨后李進嶺擔任CEO約一年。

此時,按王健林要求,萬達電商開始向外部擴張,做平臺級電商。不到3個月,飛凡與470家大型商業中心簽約,而萬達廣場在全國只有130多家。2017年初,王健林提出,當年要新簽合作大型購物中心2000個、中小商家15萬個,新簽約中小城市70個。

值得一提的是,事實上,無論是任偉還是李進嶺,都沒有多少決策權。據中國企業家雜志報道,萬達2015年成立金融集團,第二年成立網科,飛凡先后隸屬這兩大集團,曲德君也先后出任這兩個集團總裁,他才是真正有話語權的人。

在萬達集團2017年年會上,王健林承認飛凡失敗,他總結說,“過去總想著做規模,如果從一開始就只為萬達廣場、旅游度假區研發,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他還稱,自己犯了一個錯誤,給曲德君太多錢。“如果當初少給點錢,定個投資上限就好了。”

2019年,曲德君也離開了效力了17年之久的萬達集團。

金融版圖收縮,新飛凡完成使命?

對于新飛凡的最終命運,據財聯社報道,接近萬達的人士認為,新飛凡從曾經的高光時刻走到今天的落幕,也算是“壽終正寢”,完成了它在萬達商業版圖上的歷史使命。

“此番注銷登記并不意外,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符合萬達最近幾年的戰略調整,即越來越聚焦核心業務。”前述人士說。

據了解,2015年,萬達開始第四次轉型。王健林希望,到2020年形成商業、文旅、金融、電商基本相當的四大板塊,徹底實現轉型。2018年,飛凡失敗。王健林表示,內部達成共識,先把網絡金融搞起來,飛凡也被納入金融集團。而隨著近年來萬達業務不斷調整,金融版圖已大幅收縮。

資料顯示,萬達的主要金融平臺為上海萬達網絡金融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萬達網絡金融”),在調整前,旗下擁有萬達財富、新飛凡電子商務、萬達網絡科技、快錢金融服務、上海邁外迪網絡科技、萬達征信等公司,這些平臺囊括了保險、投資、資管、網絡小貸、私募基金等業務板塊。

在此次計劃注銷新飛凡平臺之前,該公司已將所持百年人壽股份轉讓給綠城,快錢業務、征信業務也一度尋求出售。去年初,萬達內部甚至將萬達金融集團更名為萬達投資集團。

此外,根據央行上海總部于2019年12月底發布的公告,萬達征信服務有限公司已主動申請退出企業征信業務備案,央行上海總部決定注銷上述公司的企業征信業務經營備案。

近期,上海萬達網絡金融還轉讓了所持有的北京億速碼數據處理有限公司全部股份,交易對手為天津云碼通信息技術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更早前,其還將持有的上海邁外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萬益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悅暢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股份轉讓給了丙晟科技。

對于萬達金融版圖的收縮,據財聯社,一位不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既有大的市場及細分行業因素影響,也有萬達自身方面的原因,“以征信、電商行業為例,均為贏家通吃的市場,萬達自身優勢并不明顯。”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idonews@donews.com)

相關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載......
热博 rb88热博电竞平台| rb88官网|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随行版|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 BTI体育| 热博rb88|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rb88热博电竞平台|